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BG视讯 > 弹丸 >

科索沃独立事件

归档日期:08-08       文本归类:弹丸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独立后果 树立危险的先例 本报综合报道 科索沃虽然是个弹丸大小的地区,但牵一发动全身,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关系到一个主权国家的领土是否可以分割、是否可由联合国作一裁决等等重大原则。如果贸然造成先例,不止是立即对周边国家的稳定造成影响,存在了350年的“主权不容干预”的国际共识也就遭到重大挑战。 科索沃问题就像是一个“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谁都无法预测将会对世界各国产生怎样的影响。科索沃宣布独立,就意味着打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有可能在其他国家引发带来“多米诺骨牌”效应。 现在世界上多数主权国家都是多民族国家。如果各个民族纷纷效仿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寻求独立,世界将会分裂成几千个民族独立国家。 刺激他国分离运动 首当其冲的就是俄罗斯。俄罗斯是一个多民族国家,由多个民族和联邦共和国组成。一旦科索沃在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下独立,很可能成为西方国家今后干预和支持俄境内民族分裂的重要依据,从而对俄主权独立和国家统一构成极大隐患。这也是俄罗斯在科索沃问题上与美国和欧盟针锋相对的深层次原因。 在欧洲范围内,面临同样问题的还有其他国家:西班牙有巴斯克分离主义运动,罗马尼亚境内的匈牙利族也在闹独立,斯洛伐克的匈牙利族也不安分,塞浦路斯有一个棘手的北塞浦路斯共和国问题。科索沃的独立,给这些分离主义者树立了榜样,肯定会给这些分离运动新的动力,这也是科索沃独立的最大危险。 科索沃档案 何为单方面独立? 科索沃阿族单方面宣布的独立是一种不完全意义上的独立。科索沃独立后会得到美国、欧盟多数国家的承认,但由于俄罗斯的抵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加入联合国。另一方面,科索沃的独立是“被监督的独立”,科索沃独立后会继续受到“国际力量”的监督与管理,并不是一个“主权真正独立的国家”。 民族国家独立是个国际法问题,在现有国际法框架内,在联合国大会及安理会决议的基础上获得独立地位,这类独立被称为合法独立。目前的情况下,科索沃基本不太可能依国际法途径取得合法独立地位。 首先,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规定,科索沃应属于塞尔维亚。由于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俄罗斯已经多次表态拒绝科索沃独立,因此安理会不可能在现阶段通过与1244号决议背道而驰的新决议。 其次,科索沃独立在国际法上无先例可循。一个自治省要求联合国通过决议的方式脱离母国而独立至今并无先例。联合国宪章规定有民族自决权,但仅适用于受殖民统治的地区或受外来政权统治的民族,非受殖民统治和外来政权统治的民族单方以公投方式宣布独立是非法的。科索沃自古以来就隶属于塞尔维亚,并不存在外来的殖民政权。 (本报综合报道) 科索沃地位问题 科索沃是原南斯拉夫联盟塞尔维亚共和国的一个自治省,面积约1.09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00万,其中90%为阿尔巴尼亚族人,其余多为塞尔维亚族人。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科索沃阿族人一直谋求实现科索沃独立。 1999年6月1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政治解决科索沃问题的第1244号决议。根据这一决议,科索沃由联合国特派团进行管理,北约领导的国际维和部队提供安全保障。 2007年3月,联合国特使阿赫蒂萨里向联合国安理会递交了科索沃在国际监督下实现独立的建议,但由于俄罗斯反对,此建议未能经安理会表决。随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授权欧盟、美国和俄罗斯三方启动新一轮会谈。 在欧盟、美国和俄罗斯三方特使的主持下,从2007年8月起,塞尔维亚和科索沃阿族就科索沃最终地位进行了多轮谈判,但由于双方分歧较大,谈判最终宣告失败。 今年2月14日,安理会举行紧急会议,讨论科索沃局势,但仍未能打破僵局。 (据新华社) 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 拉开美俄长期抗衡序幕 像旁观者一样,以美英为代表的一些西方国家希望科索沃独立能够在成为既成事实后自行消化其负面影响,但问题是,这一涉及到塞尔维亚领土完整、地缘政治安全的事件,不可能自愈,其产生的冲击波已经影响到国际关系。 对于科索沃,塞尔维亚也已表示将会采取一系列措施,尽管不大可能会采取武力手段,但采取的外交、经济和文化手段,也势必会影响到科索沃的稳定与发展。 而在科索沃内部,塞族的抗议也是此起彼伏。当地的一位诗人如此写道,另一场科索沃战争正在等待着塞尔维亚人,只是这次不再用刀剑,而是用蜡烛、歌声和祈祷。而另外一些人则相信,科索沃永远不会得到真正意义上的独立。 耐人寻味的是,俄罗斯在反对科索沃独立的表态中,特别暗示,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如果得到西方国家的承认,莫斯科将为两个未被承认的自治共和国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提供担保,而这对于亲美的格鲁吉亚无疑是一种威慑。 科索沃独立对于俄罗斯,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从集体安全的角度看,俄罗斯对塞尔维亚的力挺,有着重要的地区战略利益考虑。如今,面临着美国“反导计划”和北约东扩的双重压力,俄罗斯急需重建集体安全体系,而与塞尔维亚的盟友关系也就此成为了制衡北约东扩的一道屏障。从某种意义上说,科索沃问题甚至还创造了一个契机,将塞尔维亚从西方阵营推向了俄罗斯一边,而俄罗斯对塞尔维亚的“仗义”支持,还会吸引一些国家向莫斯科靠拢,并会潜移默化地分化西方阵营。 事实上,如西方媒体所坦言的那样,英国等国的如意算盘未必会如愿以偿。欧盟在科索沃问题上如果不能处理得当,将会影响到他在世界范围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如今,由于各自立场不同,在欧盟内部,围绕着科索沃独立,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分歧。而俄欧关系,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影响。 美国的热心也未必会有好报。就美国的外交重心而言,无论是伊朗核问题、伊拉克重建还是巴以和平,抑或是能源安全利益,都集中在中东、西亚、外高加索及巴尔干地区。这一大片地区的重建和平及繁荣前景之间,也都存在相互关联的问题。 更大的挑战则来自于美俄对峙。在过去一年中,反导计划已使得美俄关系倍加紧张,而俄英关系在布朗上台后也几经风波,在世界形势面临地缘政治、国际经济及一些全球问题考验之际,这种冲突的加剧,无疑为本已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注入了更多不稳定因素。而美俄两国,也很有可能再次拉开长期抗衡的序幕……

本文链接:http://janihorvat.com/danwan/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