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BG视讯 > 弹丸 >

弹丸论破图文攻略 系统介绍+全章节剧情流程(30)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弹丸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第一回合,言弹“叶隐的留言”针对塞雷斯提雅所说的“蓝图(blueprint)”。理据是叶隐留言的字迹与蓝图上的潦草字迹根本不相同。

  这时候朝日奈葵追问,那到底是谁在正义勇者里面。答案是“叶隐”。的确他被藏在这盔甲里面,而且众人也找不到另外相同的服装,所以叶隐嫌疑是最大。

  随后十神继续讨论运输尸体的方法,这时候选择言弹“手拉车”和言弹“蓝色塑料布”。

  石丸的尸体是从设备房内消失,然后被发现在工具房。这时候石丸下方出现了塑料布。原本的塑料布是放在设备房的。而且那里也是石丸被发现的第一现场。

  可是塞雷斯提雅则认为手拉车是无法推进工具房的,所以手推车将设备房的尸体推到工具房是不实际的。

  玩法很简单线中的原点会踩着背景音乐的节奏一个一个路过正中间的一点。按照系统给出的这个节奏按下对应键位,如此便可以锁定对方的“辩解”,可是锁定辩解无用,锁定成功后还需将那些已锁定的“辩解”击破,如此便可对对手造成伤害。

  最后选择言弹“设备室的血痕”。血痕就是很好地证明犯人使用手推车将石丸尸体送出去,而且手推车的轮子上亦有血迹。

  十神还是疑惑为什么转移尸体能够如此迅速。这就好像尸体自己会动一样,而且某人穿着这身正义勇者的衣服根本难以完成搬运尸体的作业。

  第一回合,言弹“正义勇者服装”针对朝日所说的“弯腰(bend over)”。理据是朝日奈葵自己都曾穿过那套盔甲,它本身的设计就是腰部位置不能动弹,何德何能弯腰去拾取尸体。

  genocide Jack提出是否只要脱下正义勇者的服装就能够轻松自如的活动?答案是“你无法脱下衣服”。首先服装后面有一个扣,需要第二个人协助才能将它脱下,一个人根本无法完成。

  塞雷斯提雅指出当时她用数码相机拍摄的照片中显示,正义勇者就是擒抱住山田,雾切响子不知道石丸案发之前遇到什么状况。

  第二回合,首先将朝日的话语“数字顺序(the numbering)”变为暂时言弹,然后针对朝日所说的“正确顺序(what order)”。理据是受害者遇害/遇袭的顺序并没有证据表明与锤子的数字有关,这是凶手企图模糊大家视线所撒播的烟雾弹。

  要证明受害者遇害/遇袭的顺序并没有证据表明与锤子的数字有关,只有一样东西能够证明!答案就是“手表(wristwatch)。

  石丸的手表停在了6点钟,在前一夜他的手表仍然正常工作,因为当时他指责苗木诚都快到10pm仍未到,那就表示石丸是在今天的6点钟左右被杀。大家一致都是误以为石丸是最后才被杀的。因此石丸在六点左右被杀,所有人的不在场证明都不成立了。

  这时候大神樱再一次对从第一个受袭人塞雷斯提雅开始叙述直至发现两具尸体都躺在工具房内。

  这时候朝日提起当时他们都以为山田最后一次出现在医务室时已经死亡了,苗木诚有个想法就是山田当时还活着。

  第一回合,首先将雾切响子的话语“别的尸体被发现(somesone elses discovery)”变为暂时言弹,然后针对塞雷斯提雅所说的“尸体被发现(dead body had been found)”,理据是如果与此同时石丸死亡,那么大家就会误以为通报的是山田已死,所以就没有人对其尸体进行检查。黑白熊并没有对此否认或承认。

  当大伙听到第二次尸体通报的时候是在?答案是“两具尸体被发现的时候”。第一次通报应该是石丸尸体被发现的时候,第二次通报就是山田真正死亡之后。

  第一回合,言弹“山田的眼睛”针对朝日所说的“没有明显的不同(was no notable difference)”,理据是山田的眼镜在医务室被发现“死亡”时,他的眼镜被血液覆盖,可是在工具房发现他的尸体时,他的眼镜被擦拭干净,明显是方便还活着的他看东西!

  证明擦拭的物件,就选择言弹“卡通眼镜布”。这块眼镜布与山田的数码相机的卡通图案是一致的,使用者就是山田。

  那么到底是谁移动了石丸的尸体?答案是“山田”。当众人回到医务室时,山田已经去到了设备室将石丸的尸体移走,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工具房的门是上锁的。

  可是在大神樱和朝日前往美术室时,那道门已经关上了,因为那道门是可以从里面反锁的。

  step40.另外还有可以证明到山田有移动过石丸尸体的证据,选择言弹“山田的信”,这封信的内容与叶隐之前提到的信内容大概一致,只是时间上有出入。

  这是凶手使用这封印信引诱石丸去到指定地点然后将石丸谋杀。genocide Jack认为凶手根本没有足够时间这么做。

  第二回合,按Q键切换为言弹“摔坏的手表”针对朝日所说的“没时间做(nothing to do with tick tock)”,理据是信中提到是6am,与石丸被杀的时间是一致的,苗木诚他们之前已经证明了之前那手边还在正常运作。然后再看看信中提到的见面地点设备房,那就是石丸死亡的案发地。

  某人使用这个手法来陷害叶隐。另外这封信是山田从石丸手掌心中夺过来的,证明这个做法就选择言弹“石丸手中的纸角”。这片纸角与山田裤袋内的信完美缝合。那就加以证明当时山田还活着。

  step51.然而当众人发现石丸和山田两具尸体时,就是有另外一人将山田杀死,那么到底是谁杀死了山田?那才是真正的凶手。

  从黑白熊档案#3中可以了解到两人是死于不同的武器,而工具房内只有一个4号正义之锤。

  第三回合,言弹“干净的锤子”针对叶隐所说的“只有一个正义之锤(one of the Justice hammers)”,理据是凶手根本没有用过那个4号锤子,他/她是用了工具室内的锤子,然后将凶器洗干净并且挂在墙上。

  第四回合,首先将雾切响子的话语“两个凶手(two murder)”变为暂时言弹,然后针对塞雷斯提雅所说的“不可能(impossible)”,理据是如果一个人要帮助这个凶手明显是为了一样东西而犯险。这种犯险是有高度利益的。

本文链接:http://janihorvat.com/danwan/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