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BG视讯 > 弹匣扣簧 >

要泼水用弹鼓不就行了咋还要折腾啥四排双进?

归档日期:11-19       文本归类:弹匣扣簧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说人好比盆中鲜花,生活就是一团乱麻,房子修得再好那只是个临时住所,这个小匣子才是你永久的家呀!

  今天要说的东西,和那小匣子还真有那么点关系。一般的弹匣,大家都知道,单排单进,双排单(双)进。而古往今来,各位大才的轻武器设计师、贪财的轻武器厂商,为了广大人民群众对弹匣容量的不懈追求,折腾过不少双排以上的弹匣,这种弹匣有个诨号,异常响亮。

  这些“索米”冲锋枪的多排弹匣,搭配有装弹器,注意弹匣两边奇特的、高低不一的凸起

  这俗称原因也很简单,一般弹匣都是扁平的,而多排弹匣长得实在是太方了,不能不让人想起那个小匣子。

  文章缘起,还是《战地V》的开放测试。所谓的“损耗”体系(attrition),是游戏设计方企图逼迫玩家进行“团队合作”所设计的。实际结果,就是导致玩家始终“缺弹少药”,带着一个弹匣就上战场;要不是一边bloody hell;一边los, los, schnell,我还以为到晋西北敌后抗日游击区了呢……

  总之,体验非常糟糕,这也间接导致了泼水爱好者河马,几乎一直在当机枪兵,没怎么体验别的兵种。

  当有朋友问河马医疗兵该用什么武器的时候,下意识地推荐了KP/-31“索米”冲锋枪,因为这玩意儿射速最快,现实中高达900RPM。任何射击游戏里,近战都是以射速为尊(霰弹枪可以被视为高射速泼洒弹丸的极端体现形式)。但是游戏里没有升级的“索米”冲锋枪,用的是20发直弹匣(后文详述),以其高射速特性,基本一眨眼就打光了(这很79微冲)。因为不想缺少弹药,没来得及体验,河马也没试过50发弹匣啥手感。

  “索米”冲锋枪,就不详细介绍了。相信又有一群玩了某个游戏的朋友,要喊着“老婆”,“老婆”占领评论区了。也是很好笑,这个型号写法非常纠结,还得是游戏的公开宣传作用,才让很多人能写明白。

  虽说“索米”最著名的弹匣,是那个71发弹鼓——注意弹鼓、弹匣之类的词,是汉语用来区别的叫法,原本名字都是magazine“小匣”,只不过会加上特定的描述:比如冲锋枪弹药较短,叫stick magazine;步枪弹药较长,就叫box magazine;所谓弹鼓,自然是drum magazine。

  当然以本文的例子,就是casket/coffin magazine,汉语一般叫多排弹匣,并没有直接叫棺材弹匣——那不就真成永远的家了。

  “索米”冲锋枪与PPSh-41冲锋枪的弹鼓对比(演示的人能不能走点心,用个7.62×25mm托卡列夫弹啊,塞个9mm干什么)

  说句题外线冲锋枪,线 SJR (suujarru, 即制退器 muzzle brake)。河马说过,自己对制退器有着谜之好感。而这个制退器本身,是“索米”冲锋枪设计师本人艾墨·约翰尼斯·拉提非常非常讨厌的,他认为这种制退器影响了冲锋枪的枪口初速,降低了武器的可靠性,甚至试图上军事法庭起诉制退器的设计师。

  也许相比他真实世界的妻子Ida Lahti,“索米”冲锋枪是他另外一个位面的妻子(或者女儿)吧

  而游戏里与现实中都装20发的弹匣,原本设计是装25发子弹的……为什么只装20呢?因为不可靠。

  一直在强调一点,就是弹匣是自动武器可靠运行基础中的基础。这个看起来非常简单的部件,一点都不简单——以最标准的形态来看,弹匣无非是一个截面是矩形的外壳,底部有个底板,中间是托弹簧,上面是托弹板,弹匣口有个抱弹口。

  就是这么简单的结构,即使是拉提这样的轻武器大师,也会出现玩不明白的情况。究其原因,得分情况讨论。

  1. 自动武器本身枪机的运动,会导致振动,这种振动如果太大,会把弹匣里的弹药颠到指向不正确,比如弹头朝下,弹药卡在弹匣里,无法推弹上膛。

  2. 如果自动武器枪机运动的速度太慢,是个很不好的现象,说明枪机运动与发射药能量的关系不太好,如果能量太弱,则是自动武器无法自动运行的原因,要么抛壳不成功,要么推弹推不动。

  3. 如果自动武器枪机运动的速度太快,依然是个很不好的现象,抽壳过快、抽断壳等情况不论,弹匣供弹是靠着托弹簧把子弹顶上来,可能在弹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没有推上子弹的枪机已经复位了。也有可能枪机已经推上了弹药,但是弹药所处的位置不正常,导致推弹过程把弹药给挤坏了。

  4. 弹匣弹簧簧力太小,自然供弹会有问题,如果簧力太大,那么可能因为振动,弹药自己跳出抱弹口,要么就是直接顶死了枪机,使之不能后座……

  所以,没有什么单方面解决的办法,就是个武器与供弹具反复调教,追求和谐与协调的过程。否则,像是“索米”冲锋枪原设计25发弹匣实际上只能装20发;或者现代人使用弹匣成了半月造型的“绍沙”轻机枪,基本没人敢装10发以上(原设计20发),都是反面教材。

  曾经遇见几位有着丰富轻武器操作和射击经验的军工人员,这些打枪打老了的人(也是经常操作各种试验型、原型武器的人),有个非常强迫症的操作习惯,无论是什么弹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敲一敲底部,就是为了让弹药在弹匣里排列整齐,尽可能降低因为弹匣造成故障的概率。

  相信大家都见过装弹前敲一敲的动作,越南战争里美军的铝制弹匣质量不佳,所以常有美军士兵被迫在装弹前敲一敲,让弹药排列整齐的“多余动作”

  好了,说完弹匣对武器可靠性的影响,我们回到“棺材弹匣”上来。游戏里有限制,不让“索米”冲锋枪用其标志性,并且影响深远(原苏联PPD-38/40,PPSh-41都用了这种弹鼓)的弹鼓。是出于平衡性的考虑,在其他武器弹匣普遍只有20到30发左右的情况下,突然冒出来一个用71发弹鼓的,那结果必然是:一个玩家笑嘻嘻,一群玩家哭唧唧……

  如上图,这是“索米”冲锋枪的50发弹匣专利图纸,是个四排单进结构,其托弹板结构普通,依靠弹匣两边凸起的部位完成供弹工作,图左的托弹板先到达限位槽,图右的托弹板随后到达限位槽,确保弹药完全供入武器。毕竟从四排挤到双排再挤到单一供弹位置,弹匣要干的“活”,是相当不少了。

  可以在图中看出,其托弹板是一个类似“剪刀”的设计,在大部分供弹过程中是撑开的,到顶部收窄变成较窄的一片。

  本文要说多排弹匣,其实和我军现役装备,关系也非常大。我军现役装备中,就有多排弹匣的案例——QCW-05式微声冲锋枪。

  这种冲锋枪的优点,显而易见,通过无托式结构设计,在维持较长身管的同时,控制了全武器长度,使之轻便、短小;5.8mm微声弹药,使得携弹量大增,发射时声光特征很小,非常适合摸哨、伏击、渗透等作战,其搭配的四排双进弹匣,使这种武器拥有惊人的备弹量——50发。

  而根据相关文献,当年95式自动步枪在研发的时候,除了达成“七心合一”(各种部件重心合一,其效果就是握持效果良好,枪口朝下能立住)这个在实用中的确具有良好效果的成就,和“七心合一”一起提及的,还有一个“三排弹匣”。

  非常可惜,没有见到过那个给95式原型枪使用的三排弹匣,依照“双排弹匣外另加一排”的描述,应该是这种形制

  这种弹匣,缺点同样很明显。例如河马提到QCW-05式微声冲锋枪时必然讲的,无托结构+弹匣肥大,导致弹匣硌手,而手腕顶在弹匣上,可能导致潜在的供弹故障。另一个问题就在于,装弹是个痛苦的过程。

  比如说某天帧察的几位上了战场,正在给大家的QCW-05装弹,这时候丙探跑过来说:“炊事班把饭送上来了,你先吃了再装弹吧。”

  抬头应道:“哦,好,这就来!”再低头去一想,坏了,我刚才装到第几发了来着?

  关于QCW-05冲锋枪整体和弹匣的可靠性,作为一种现役武器,大家应该很容易就接触到曾经使用它的人(有朋友就吐槽过有支05在射击时卡弹,弄到需要出动修械所的人才能整开,一看里面子弹也是扭作一团)。河马还是非常庆幸,我们的95式自动步枪作为单兵标准武器,没有真的在现实中运用那个奇特的三排弹匣。

  并不是所有弹匣都是透明的,而这个弹匣能看到除了最上方的待发弹,第二发第三发都有个奇怪的角度偏转

  单排单进最简单,双排双进考验枪机、但是装弹方便,双排单进就开始难受了——因为,弹药要在弹匣里“挤”出一个队形来,而多排弹匣,就是“难受×X”,X就是你弹匣的排数。虽说金属表面光洁,应该比较滑,但是下面有个弹簧,上面有对抱弹口,要压着巨大的弹簧力,把圆滚滚不好施力的弹药塞进去,越装到后来弹簧力越大——谁负责装弹谁蛋疼。

  所以多排弹匣,最好是铜壳,最好有润滑。但是这都21世纪了,还要给供弹具里的弹药润滑,怕不是停留在IJA(旧日军陆军)的思维里……

  大正11年式轻机枪设计上是有油壶(圆形盖子)持续供润滑油的,但是一边抹油一边又因为开放结构而沾染战场上的沙尘——等着完蛋好了

  虽然多排弹匣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其体积和基本款弹匣相若,总体是方形利于携行的优势,还是让其具备一定的竞争力,得以继续存在。

  诚然,没有任何一种武器装备是完美无缺的,优缺点总是并行存在的——而说到大容量供弹具,除了多排弹匣,肯定得提到弹鼓。这两者,都是一般意义上弹匣的衍生,可以说始终是“一时瑜亮”的关系。

  不知道大家是何时注意到弹鼓的,反正河马是很小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比如在班用机枪领域,早年的56班机还是弹链供弹,等到81式班用机枪和95式班用机枪,就都使用弹鼓了。

  MP-18的弹鼓,相信因为《战地1》的关系大家都比较熟悉,而这种弹鼓,说白了就是单排单进弹匣绕个圈,那么大一坨,也就32发弹药

  而弹鼓的发展经历了很长的时间,期间比较好的例子,便是“索米”的弹鼓,汤普森的弹鼓,还有我国的81式弹鼓。

  “索米”的弹鼓,也影响到了PPD-38/40和PPSh-41,拆过这些武器就知道,苏联人武器是自己设计的(要用“索米”的机加工方式在原苏联生产冲锋枪,信不信被视为浪费国家资源被判刑),只有弹鼓是抄了芬兰的,不要乱找爹

  任何一个弹鼓,都能将其理解为“弯成圈圈”的弹匣。其实现形式、技术水平有所高低,比如“索米”的弹鼓,就能先把卷簧压缩到底,然后就可以在毫无卷簧弹力影响下将弹药一一排列,非常方便,不必像是MP-18那样靠装弹机一个一个摁进去。但是河马自小关注弹鼓的收获,就是发现弹鼓的可靠性并不是那么高。

  敲凹的铝制饭盒相信大家都见过,虽然弹鼓比饭盒硬多了,但是战场上磕磕碰碰也很暴力,饭盒只要没漏就能继续用,弹鼓可能一个凹陷就没法供弹了

  在塑料没有大规模在武器上应用的时候,弹鼓自然是金属薄片做成的,而金属有延展性的特点,加上弹药要在弹鼓里转圈圈的特性,导致弹鼓经常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停止工作。取下弹鼓,看着挺好的啊,咋就是供弹供不上呢?原因还是因为,自动武器高速运动时,任何对弹药产生干涉的影响都会导致武器故障,有时弹鼓外壳上有个很小很不起眼的凹陷,就会让供弹停止。

  “索米”(PPD/PPSh)的弹鼓拆开来有这些部件,红色箭头所指的外壳部分一旦形状被破坏,不仅仅会影响供弹,还可能顶歪蓝色箭头所指的内轨道,弹鼓上广泛运用的卷簧,是非常强力的,如果设计不佳导致射手要顶着卷簧簧力装弹,那就可以说是个很辣鸡的弹鼓

  我军历次战争中,只要出现弹鼓,就可以通过对弹鼓的使用,作出“老兵”、“新兵”乃至“好兵”、“坏兵”的判断。

  朝鲜人民军至今的阅兵式上,仿古cosplay方队,依然有大量装弹鼓的PPSh-41冲锋枪出现

  朝鲜战争之初,朝鲜人民军获得大量苏制武器装备,其中有不少就是带弹鼓的PPSh-41冲锋枪(仿制型称为49式冲锋枪)。而随着我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展开光耀古今的抗美援朝战争,我军也获得了苏联提供的PPSh-41/PPS-43冲锋枪。但这里,有个先来后到的区别,PPSh-41在苏军中,是逐渐被PPS-43所替代的;而原苏联生产的PPSh-41弹鼓,互换性存在一定的问题。

  另外在战争后期,国内仿制的50式冲锋枪大量加入战场,考虑到可靠性因素,50式在生产时没有仿制弹鼓,随枪配发的均为35发弹匣。

  但是,71发弹鼓提供的惊人可持续火力,在突击作战中有着惊人的效能,因而志愿军一些老兵经常会找机会用两个35发弹匣(有时加一些物资),找朝鲜人民军同志换一个弹鼓的情况。这里得说明,虽然PPSh的71发弹鼓互换性存在一些问题,但这是可以通过调教和矫治使其正常工作的。

  所以,在战斗间歇,弹鼓就成为了“是不是一个好兵”的试金石。将弹鼓完全分解,将弹鼓外壁的凹陷,用武器附带工具里的冲子(或者是战场上的其他替代品)给顶出去。

  这种情况延续到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后期的骑线拔点作战阶段,基于山地丛林既有开阔区域冷枪冷炮,又有极近距离遭遇战的环境,我军指战员有时会将弹鼓装上81式步枪,作为提供近距离强大火力的突击武器使用;或者将弹匣装上81式轻机枪,利用较长较重的枪管进行远距离精确射击。

  同样,战斗间歇是否会维护、保养弹鼓,也是一个“好兵”或者“赖兵”的试金石。当然,这个维护保养弹鼓,是很看手艺的;如果说敲过头了,金属的延展性会导致在别处产生凹陷,弹鼓又用不了了……

  这是破坏供弹具的行为,还好只是阅兵展示用的老武器,如果发生在二战中,估计要被班长扣掉无数天份的伏特加配给

本文链接:http://janihorvat.com/danxiakouhuang/909.html